• <meter id="yrmhm"><font id="yrmhm"><i id="yrmhm"></i></font></meter>
    <acronym id="yrmhm"></acronym>

      <dd id="yrmhm"><listing id="yrmhm"><object id="yrmhm"></object></listing></dd>
    1. <meter id="yrmhm"><nav id="yrmhm"><object id="yrmhm"></object></nav></meter>

      1. <address id="yrmhm"></address>
        1. <dd id="yrmhm"></dd>
        2. <label id="yrmhm"></label>

          <code id="yrmhm"><font id="yrmhm"></font></code>

          1. 中國的“詩酒哲學”傳統

            2021-09-15 12:57:09

            仁德和醬香酒
            點擊關注 不迷路



            本周推送內容以酒和詩為主,歡迎各位喜愛醬香酒的酒友,積極創作含有“仁“”德“”和”字樣的詩句,在評論區踴躍留言,獲得點贊前三的,都將免費得到一瓶價值699元十年仁德和一瓶。順豐/京東物流發貨,運費到付即可。(上周活動獎品已送出仁德和醬香酒


            仁德和醬香酒


            蕭萐父先生曾經討論過哲學史研究中“純化”和“泛化”問題,重視哲學研究和文化研究之間的內在關系。


            他說:“文化是哲學賴以生長的土壤,哲學是文化的活的靈魂”。就此,他指出一條哲學史研究的方法,即哲學與文化的“兩端互補和循環往復”,認為“以哲學史為核心的文化史或以文化史為鋪墊的哲學史,更能充分反映人的智慧創造和不斷自我解放的歷程。順此“兩端互補和循環往復”之方法,我們從關于“酒”的古典詩歌出發,探討傳統文人對美好生活的理解及其充滿詩意的思想世界。


            對于美好生活的理念設計與觀念論證是哲學的題中之義,如柏拉圖的理想國、儒家的“大同”社會,等等。除哲學家之外,一般人也會對美好生活有所設計與想象??梢哉f,每個人心目中都有理想生活的模型范式和具體構成。在中國傳統文化的語境下,文人因其思維活躍、感觸細膩,對美好生活的設計與想象更為豐富。


            人們往往以世道太平、兒孫滿堂、家人安康、物質充裕、心靈寧靜等為個體美好生活的主要內容,但文人特別是中國古典文人的詩詞,除與普通人一樣對于物質、家庭甚至國家天下有所追求之外,對美好生活的設計還往往有詩有酒。就常識而言,普通大眾也愛喝酒,甚至“屠狗輩”比“讀書人”更愛喝酒,喝酒是普通大眾美好生活的一個內容。


            但普通人喝酒沒有文人那樣富有詩意,文人飲酒并以詩詞表達出來,這就使得喝酒這件事變得有雅趣,更容易從“美好”角度予以解釋。在一定意義上,文人以詩中有酒、酒中有詩的方式,表達了對美好生活的理解與向往,凸顯了文人們詩酒生活的特殊性。


            正是如此,當人們翻開中國古代的詩篇時,“酒氣”便沖天而來,在馥郁的“酒香”之中,我們或可透過優美的詩篇領略古典文人的美好生活意象和詩意的思想世界,從而領略中國思想史的詩酒意象。在中國傳統的天道、天命、陰陽、五行以及理、氣、心、性等觀念構成的哲學傳統之外,詩酒文化為中國思想也增添了一些別致的內容


            1

            先秦詩酒與禮儀生活


            先秦時期的哲學思想是中國思想的源頭,特別是西周思想、春秋戰國諸子思想等為中國思想文化奠定了基本基調。但在思想史上,除諸子百家的哲學傳統之外,先秦也為后世留下了詩辭歌賦的雅言傳統,如《詩經》《楚辭》等,在先秦詩辭里,除文藝之美,我們也能發現其思想之跡,并能發現先秦文人對于美好生活的向往。在中國最古老的詩歌里,“酒”就是文人心目中美好生活的一個元素,承載著重要的象征意義。如《詩經》就有不少關于“飲酒”的詩句:


            我姑酌彼兕觥,維以不永傷。(《詩經·國風·周南·卷耳》)


            既醉以酒,既飽以德,君子萬年,介爾景福。(《詩經·大雅·生民之什·既醉》)


            賓之初筵,左右秩秩,籩豆有楚,殽核維旅。酒既和旨,飲酒孔偕。鐘鼓既設,舉醻逸逸。(《詩經·小雅·甫田之什·賓之初筵》)


            這些詩句呈現了當時人們的生活場景,特別是公共聚會的場景。這些涉及“酒”的生活場景都與聚會中人們愉悅的精神狀態有關。《詩經》大雅、小雅中的詩都關乎禮儀秩序,在周代,禮儀是維系美好生活秩序的重要保障。


            雖然周初周公制有《酒誥》,對宗室子弟飲酒有所約束,但從《詩經》反映的周代日常生活特別是公共交往活動,酒還是不可或缺之物,人們在宴會、祭祀等活動時,需要用酒來助興,借酒來抒發愉悅的情緒,當然,酒的使用也在既定的禮儀秩序范圍內?!对娊洝分械脑姼柚黝}繁多,從中將“酒”拈出,可以發現早期文獻對人之情緒的敘述,領略古人的情緒世界。

            ?

            先秦的悲劇性詩人屈原,雖然有“眾人皆醉我獨醒”(《楚辭·漁父》)的呼告,但是在他留下的文辭里,不乏對美酒以及與美酒相關的美好生活的描述。例如,


            吉日兮辰良,穆將愉兮上皇。撫長劍兮玉珥,璆鏘鳴兮琳瑯?,幭庥瘳?,盍將把兮瓊芳;蕙肴蒸兮蘭藉,奠桂酒兮椒漿。揚枹兮拊鼓,疏緩節兮安歌,陳竽瑟兮浩倡。靈偃蹇兮姣服,芳菲菲兮滿堂五音紛兮繁會,君欣欣兮樂康。(《楚辭·九歌·東皇太一》)


            這段文字描繪了人們在春天祭祀的良辰吉日中,在芳草地上用美酒佳肴歡迎春神的生活場景。美酒在這樣的活動中,充當著美好生活圖景的重要元素。宗族聚會也必須有酒來參與,而且有“花樣”飲酒,以激發人們歡聚時的情緒。


            可見,雖然屈原曾用“醉”與“醒”來表達對當時楚國朝野的批評及其孤憤,但他對“酒”本身似并無惡感,仍認為酒是祭祀、聚會等生活場景的元素,能為人們享受美好生活增添色彩。在《詩經》《楚辭》里,“酒”多作為公共活動中的元素出現,在禮儀活動中活躍氣氛、激發情緒,特別是增加和樂的氣氛。


            這里的“酒”更多是和公共生活聯系在一起,而非私人情懷的抒發??梢?,先秦的詩辭對公共生活的關注、對詩辭之教化功能的重視,是其最為重要的特點,即使類似于“酒”這樣可能導致人們非理性行為的物品,在被描寫和展現時,也更多呈現其積極與和樂的一面。

            ?

            2

            漢魏六朝的詩酒與生活感懷


            先秦詩辭里的“酒”多出現在禮儀場合,是禮儀活動的元素,“酒”以禮儀元素的方式參與到美好生活。但在漢代以后的詩歌里,“酒”開始變成文人們感嘆現實、寄托情懷的生活元素,成為其展現個人情懷的意象。例如,


            遠望悲風至,對酒不能酬。行人懷往路,何以慰我愁。獨有盈觴酒,與子結綢繆。(《嘉會難再遇》)


            我有一樽酒,欲以贈遠人。愿子留斟酌,敘此平生親。(《骨肉緣枝葉》)


            從這兩首不知作者的詩看,飲酒、寫詩已經成為個人抒發愁緒的用具,與先秦時期的聚會和樂氣象大不相同,不僅是公共場合的行為,更是個人用以抒懷的行為。


            漢代的《古詩十九首》是流傳至今的漢代詩中的佳作,在這些詩篇禮,文人們更是將“酒”作為抒發生活情懷的象征物,充滿個人情懷。例如,


            人生天地間,忽如遠行客。斗酒相娛樂,聊厚不為薄。(《古詩十九首·其三·青青陵上柏》)


            人生忽如寄,壽無金石固。萬歲更相送,圣賢莫能度。服食求神仙,多為藥所誤。不如飲美酒,被服紈與素。(《古詩十九首·其十三·驅車上東門》)


            前者描繪了人世無常,惟有斗酒娛樂方可聊慰的文人心態;后者揭示了人生苦短,有些人企圖追求長生不老,但往往為藥所誤,“不如飲美酒”,飲酒求醉,在麻木和幻象中來度過短暫而不確定的人生。


            《古詩十九首》涉及“酒”的句子,都傾向于以酒聊慰人生,以酒裝飾人生?,F實生活的不確定性,使得文人希望從酒精的麻醉中獲得超脫。顯然,漢代的酒詩里已經逐漸消退先秦酒詩的禮樂色彩,開始帶有感慨人生的味道?!熬啤辈辉偈嵌Y,而是逐漸成為人生的安慰劑,從公共生活的禮器變成個人抒懷貽情的激發物。


            漢魏之際,“酒”在生活中從禮樂元素轉為情懷元素的取向,被曹操父子所承繼并發展。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斠钥?,憂思難忘。何以解憂?唯有杜康。(《短歌行》)曹操在這詩里的慷慨抒懷,同樣表達了飲酒可以安慰充滿不確定性的人生,通過飲酒,及時行樂,所謂“解愁腹,飲玉漿”(《氣出唱三首其一》)。在曹操眼里,消除人生之憂,塑造美好生活的快樂,特別需要“酒”的催化,“酒與歌戲,今日相樂誠為樂”(《氣出唱三首其二》)。


            從漢代開始的以“酒”抒懷的傳統,在兩晉得到極大發揮。例如,陶淵明對美好生活的詩歌暢想就是酒香飄逸,其直接以“飲酒”為題的詩有著名的《飲酒二十首》,其序言:余閑居寡歡,兼比夜已長,偶有名酒,無夕不飲。顧影獨盡。忽焉復醉,既醉之后,輒題數句自娛。


            紙墨遂多,辭無詮次。聊命故人書之,以為歡笑爾。(《飲酒二十首·序》)閑居寡歡中的陶淵明,以酒遣日,寫下很多膾炙人口的名篇。例如,“雖無揮金事,濁酒聊可恃”(《飲酒二十首其十九》),濁酒一杯,打發陶淵明無數個寂寞的日子,造就了美好的詩篇,營造了隱居生活的美好氣象;“引壺觴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顏”(《歸去來辭》),喝閑酒,做閑人,官宦之人可能難耐此中孤寂,但隱士陶淵明卻樂此不彼,為后世不得不經綸世務的文人提供巨大的想象空間。


            在兩晉文人對美好生活的想象中,多是如此的詩酒人生,如王羲之在《蘭亭集序》所描繪的,文人雅士齊聚,處茂林修竹之地,行曲水流觴之樂,一觴一詠,信可樂哉。在陶淵明、王羲之等文人對個體美好生活的設計里,“酒香”始終是不可或缺的。兩晉時期,是中國文化中特別具有飄逸性風格的時代,這種“飄逸性”可以從兩晉時期的“酒”詩里窺見一二。


            從以上大致羅列的漢魏六朝著名酒詩可見,無論是政治家還是一般文人,在用詩歌進行抒懷時,都有將酒引進詩歌的做法。他們認為酒對于個人的美好生活具有重要意義,能夠起到撫慰人生、歡愉交往、寄托情懷等作用,是人們生活中的重要參與物。


            在漢魏六朝的詩酒文化中,“酒”不再僅僅是先秦詩辭中公共生活禮儀器具,而是成為個人抒懷、情感表達的寄托物,逐漸形成一種在詩中用“酒”來作為個人生活感懷之寄托物的思想和文化傳統。

            3

            唐宋以后詩酒里的美好生活想象


            從漢代開始,酒越來越成為文人們抒懷的助推劑。這一趨勢到了隋唐時期,達到新的高峰。從中國思想中的儒學看,隋唐時期的儒學創新乏善可陳,但文學藝術特別是詩歌領域大放異彩。在詩歌的文字里,對唐代思想局面可有所領會。唐朝的文人們不僅以酒抒懷,而且大規模創作詩詞來歌頌酒、歌頌有酒的美好生活,成為思想文化史的特殊篇章。


            例如,作為酒仙、詩仙雙料“仙人”的李白,寫下了關于“美好生活必須有酒的參與”的壯麗詩篇: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岑夫子,丹丘生,將進酒,杯莫停。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傾耳聽。鐘鼓饌玉不足貴,但愿長醉不復醒。古來圣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陳王昔時宴平樂,斗酒十千恣歡謔。主人何為言少錢,徑須沽取對君酌。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將進酒》)


            我們認為,李白關于“酒與生活”的宣言,集中代表了千古文人“飲酒”的心聲、訴求和豪邁情懷。人生易老,得意失意輪換交替,才華財富不遂人愿,只有飲酒方可消解這些人生的不確定性,只有飲酒才能抵消人生的憂患?!秾⑦M酒》為酒“正名”的話語,千百年來,對于文人們有不可估量的影響,對于歲月流逝的傷感、現實處境的無奈、美好生活的想象,似都寄托在那“三百杯”中。


            此外,在唐詩中,酒意隨處流淌,酒詩俯拾皆是,酒氣豪情沖天,文人們對于逃離現實的美好生活設想也流淌在優美的文字之中,刻畫了一幅幅生活畫卷。例如,“開軒面場圃,把酒話桑麻”(《過故人莊》),孟浩然借酒展現了田園風光的美好圖景;“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涼州詞》),王瀚借酒表達對沒有戰爭的美好生活之向往;“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送元二使安西》),王維借酒闡述人與人之間的美好情誼;“但遇詩與酒,便忘寢與餐”(《自詠》),“酒狂又引詩魔發,日午悲吟到日西”(《醉吟》),“詩思又牽吟詠發,酒酣閑喚管弦來”(《與諸客攜酒尋去年梅花有感》),白居易借酒展示詩酒人生的放達與自適。


            唐代的酒詩不勝枚舉,多寄托文人的情懷。在他們的生活中,失意時,酒是安頓與安穩表現;得意時,酒是助長意興和激發情緒的不二選擇。由于唐詩在詩歌藝術的巨大成就,“酒”借助詩歌的優美變得更加“可愛”,為后世文人沉溺于酒提供了很多雅致的托辭。

            ?

            宋代文人延續唐代文人以酒來參與美好生活的傳統,在詩詞中同樣摻入酒的元素。例如,晏殊的“一曲新詞酒一杯”(《浣溪沙·一曲新詞酒一杯》),可見宋代文風、酒風不遜唐代,文人們寫了多少詩詞,大概就有多少美酒飄香;“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雨霖鈴·寒蟬凄切》),柳永淺斟低唱,寫出文人們沉醉于酒、逃避現實的無奈。


            當然,對于處于失望中的文人,這種無奈未必不是一種美好。柳永因為沒有得到政治上的地位,未免托酒傷懷。做過大官的文人范仲淹,同樣將酒作為生活的重要元素,例如,“把酒臨風,其喜洋洋者矣”(《岳陽樓記》),“濁酒一杯家萬里,燕然未勒歸無計”(《漁家傲·秋思》)。


            兩宋時期,詩酒的巔峰人物當屬蘇軾。如果說李白是唐代最有名的詩酒文人,那么蘇軾可能就是宋代最有名的詩酒文人。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水調歌頭》)


            人生如夢,一尊還酹江月。(《念奴嬌》)


            幾時歸去,作個閑人。對一張琴,一壺酒,一溪云。(《行香子·述懷》)


            身后名輕,但覺一杯之重。(《濁醪有妙理賦》)


            酒醒還醉醉還醒,一笑人間今古。(《東坡樂府·漁父》)


            休對故人思故國,且將新火試新茶。詩酒趁年華。(《望江南·超然臺作》)


            天氣乍涼人寂寞,光陰須得酒消磨,且來花里聽笙歌。(《浣溪沙·四面垂楊十里荷》)


            酒酣胸膽尚開張,鬢微霜,又何妨。(《江城子·密州出獵》)


            夜飲東坡醒復醉,歸來仿佛三更。(《臨江仙·夜飲東坡醒復醉》)


            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臨江仙·夜飲東坡醒復醉》


            蘇軾的詩詞酒味濃郁,這與其一生力圖擺脫蠅營狗茍的曠達人生態度有關,展現了酒參與生活并賦予生活以曠達的意味。和李白一樣,蘇軾以其絕世的才華為“酒”樹立了正面形象,其酒詩酒詞總是令人躍然。在蘇軾的詩詞里,酒的意象非常豐富。通過酒,蘇軾展現了古典文人豪邁豁達的形象,豐富了古典文人的精神世界,成為李白之后的又一座高峰。


            宋室南渡之后,國破家亡,殘山剩水,但此時的中國詩酒文化絲毫沒有停頓,文人們的酒味依然沒有減去,在美好生活的想象中,酒依舊不能缺席。無論是鐵馬冰河的戎馬生活,還是婉約舒緩的靜好歲月,酒都經常出現在南宋文人的生活里,甚至男女皆然。


            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辛棄疾:《破陣子·為陳同甫賦壯詞以寄之》)


            身世酒杯中,萬事皆空。(辛棄疾:《浪淘沙·山寺夜半聞鐘》)


            醉里吳音相媚好,白發誰家翁媼?(辛棄疾:《清平樂·村居》)


            莫笑農家臘酒渾,豐年留客足雞豚。(陸游:《游山西村》)


            悲歌擊筑,憑高酹酒,此興悠哉!(陸游:《秋波媚·七月十六日晚登高興亭望長安南山》)


            踏碎橋邊楊柳影,不聽漁樵閑話。更欲舉、空杯相謝。(史達祖:《賀新郎·六月十五日夜西湖月下》)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李清照:《如夢令·昨夜雨疏風驟》)常記溪亭日暮,沉醉不知歸路。(李清照:《如夢令·沉醉不知歸路》)


            辛棄疾、陸游、李清照等文人的文化成就,使得政治軍事衰弱的南宋一朝,不至于在文化上也黯淡無光,這些涉酒詩詞也使中國詩酒文化不至斷絕。在文弱的南宋,酒還是裝飾文人生活的材料,為文人們追求美好生活做裝點,所謂“我生寓詩酒,本以全吾真”(陸游:《詩酒》)。


            即使在半壁河山的條件下,在文人的生活與思想世界里,“酒”依然是一種重要的存在??梢?,在南宋詩詞里,不管是金戈鐵馬,還是兒女情長,“酒”都參與了文人們的生活,成為文人思想世界的重要參與者。

            ?

            4

            小結


            中國文人的詩酒文化,源遠流長,歷代文人的涉酒詩堪稱海量,難以計數。以上列舉部分,只是酒詩中的滄海一粟。千古以來,文人筆下的曲水流觴、詩酒人生,既豐富中國文化,也推動后人對前賢們詩酒人生的向往并在基礎上繼續演繹新的詩酒人生,從而將中國思想中的豪邁、沉郁、雄渾、飄逸等特質,通過詩酒傳遞下去。


            文人們以酒抒懷,借酒安頓人生的苦悶、暢述人生的歡愉、逃避現實的無奈、消解生活的惆悵。無論苦悶、歡愉、無奈、惆悵,都是人生境遇有限性的表現。喜歡以酒來轉變情緒的文人,縱酒放歌,實際上是借助酒來突破人生的有限性,所謂“阮籍醒時少,陶潛醉日多。百年何足度,乘興且長歌”(王績:《醉后》),“先生醉臥此石間,萬古無人知此意”(蘇軾:《醉睡者》)。


            在文人筆下,豪飲之后,超越了時間、空間以及形骸上的限制,誰人能識此萬古心胸一種精神上的無限感似乎油然而生。人間世上,處處都是有限性的體現,心靈敏感的文人們更容易把捉到有限性的無處不在,故而期望以酒來突破這種有限性并實現他們心中的美好,盡管誰都知道飲酒所帶來的快樂,往往只是短暫的美好、片刻的歡愉,甚至可能是危險的愉悅。


            對于中國思想文化的研究來說,既要重視哲學進路的歷代突破,也要關注包括詩酒文化在內的其他傳統,這樣,中國思想文化就才可能以多元立體的姿態呈現。


            換言之,中國哲學的思想,除了通過哲學家提出新概念、新判斷、新命題等方式呈現之外,還可能將對宇宙人生、性與天道的領悟,通過文學、藝術等方式表達出來,詩酒文化就是這種文藝表達的主要內容之一。實際上,詩酒是傳統中國更廣泛的文化現象,也是理解傳統文人思想世界的重要入口。


            按照蕭萐父先生對哲學與文化“兩端互補和循環往復”關系的理解,對于詩酒中蘊含的思想世界的解讀與呈現,分析作為文化現象的詩與酒,將有助于哲學史研究進路的可能性拓展。




            ?北京仁德和酒業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8月,主要經營公司自主品牌、產于貴州茅臺鎮的53度醬香型“仁德和”系列酒。從成立至今,我們一直堅守“仁心為貴,誠信商德,合和共贏” 的經營理念,在市場營銷推廣方面,公司建立了線上線下一體、代理與自營一體、產品與渠道一體的三位一體營銷體系,線下以發展區域代理商為主。

            ? ? ? ? 我們堅信,有著“仁德和人”對醬香型白酒的摯愛與堅守,有著這么一個優秀的、充滿活力的、具有開拓和創新精神的團隊,“仁德和”一定會走岀一條屬于自己的路。認認真真為消費者做一瓶好酒,是我們“仁德和人”一生的使命。

            ? ? ? ? 請牽手北京仁德和酒業有限公司,讓我們和您一起共品佳釀,共創輝煌!



            ???仁德和酒部分獲獎殊榮?? ?仁德和醬香酒

            ????仁德和醬香酒

            仁德和醬香酒

            仁德和醬香酒

            點分享

            仁德和醬香酒

            點收藏

            仁德和醬香酒

            點點贊

            仁德和醬香酒

            點在看

            聯系我們

            首頁
            產品
            介紹
            聯系
            最近中文字幕2018国语中文字幕,一级农村A片免费观看,日本免费v在线观看免费,久久香蕉视频网